春的三種境界
2019-04-10 10:22:30 來源:陽江日報

臺灣作家林清玄先生寫過一句話,頗值得玩味:白鷺立雪愚人看鷺,聰者觀雪智者見白。這首詩,分別扣住“鷺”“雪”“白”三個字,從而對愛的三種境界進行了排列,說得透徹,論得精辟。在我看來,不僅僅是愛情,自然界的很多事物也可分為三種境界,比如春——看,聽,感。對我的城市來說,春的步伐悄無聲息,直到三月末,一場春雨,不大不小,才讓春有了跡象——草綠,鳥鳴,風柔。風停,雨住,我一個人,背手徜徉在河堤的小徑上,滿眼的綠,滿鼻的暢,催生了滿心的喜。河堤,準確地說,是防洪渠。小徑,真小,一米多寬,狹長。小徑南,是一排冬...

春的三種境界
陽江日報

臺灣作家林清玄先生寫過一句話,頗值得玩味:白鷺立雪愚人看鷺,聰者觀雪智者見白。這首詩,分別扣住“鷺”“雪”“白”三個字,從而對愛的三種境界進行了排列,說得透徹,論得精辟。

在我看來,不僅僅是愛情,自然界的很多事物也可分為三種境界,比如春——看,聽,感。

對我的城市來說,春的步伐悄無聲息,直到三月末,一場春雨,不大不小,才讓春有了跡象——草綠,鳥鳴,風柔。

風停,雨住,我一個人,背手徜徉在河堤的小徑上,滿眼的綠,滿鼻的暢,催生了滿心的喜。

河堤,準確地說,是防洪渠。小徑,真小,一米多寬,狹長。小徑南,是一排冬青,圓圓的樹冠上,竄出密密的葉片,那葉,透出別樣的光亮,仿佛被打了蠟,浸了油,在陽光下亮得晃眼,嫩得透明。

小徑北面,是一排簡易房。幾位老人坐在房前,瞇縫著眼睛嘮嗑。房前泡沫箱里幾棵菜苗,大概感受到了春的信息,竟偷偷把花朵高舉起來,那不勝涼風的柔弱,有著欲迎還拒的嬌羞。

春太短,誰愿意錯過展示美麗呢?

幾只麻雀,在小徑上啄啄點點,不時交頭接耳。它們幾乎停在我腳下,讓我不得不繞道而行,然,它們似乎不甘被我甩在身后,嘟囔著,又攔住我的去路。有的還歪著腦袋,瞪圓了眼睛上下打量著我——你誰呀?敢和我賽跑?

小麻雀也學螳螂擋車,我笑了,伸手求抱抱。它們竟害羞了,嘰嘰喳喳笑著飛到樹上,幸災樂禍看著我——夠不著,夠不著。

枝頭的灰喜鵲也開始忙碌了,一邊叨枝筑巢,一邊不忘和伙伴、行人打招呼。

熬過漫長的冬天,鳥兒也如我,想沖大自然撒個歡兒耍次嬌吧?鳥兒和人類一樣,都喜歡在美好的環境里,展示本性呢。

人和自然和諧相處,是多么有趣。有了鳥,天空不寂寞,再堅硬的人內心也會變得柔軟。

春天不僅是喂飽了眼睛,叫醒了耳朵,也撥動了味覺和感覺呢。

河堤下,有幾個年輕人在低頭尋找著什么,細看,原來手里握著一把野菜。對他們來說,野菜不是目的,更多的是在尋尋覓覓中釋放壓力,讓心靈找到回家的路吧。只有把自己置身大自然,我們才能找回被欲望淹沒的自己。

春天叫醒了植物、動物,也叫醒了土地,規范了風兒。腳下硬邦邦的土地,溫軟了,瘋了一冬的風兒,淑女了,就連老人眼角的花朵,都燦爛了呢。

“一寸光陰一寸金”,看了,聽了,就該回家把感受變成文字了。

□ 邱素敏

展開閱讀全文

網友評論

更多>>

專題推廣

點擊右上角打開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給朋友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