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方向
2019-01-26 09:57:41 來源:陽江日報

最近秦瑤喜歡上一首歌《蒲公英》,“風吹過整遍山腰,蒲公英慵懶的笑,越過山,又穿過橋,蒲公英飄落墻角,疲憊的睡一個覺,那煩惱已被陽光蒸發掉……”五月的城市已有暑熱的前兆,晨起的陽光白花花刺人的眼。剛剛下夜班的秦瑤,護士服還搭在手臂上,耳機里唱著這首歌,高大的法國梧桐把陽光分解成碎片,斑駁凌亂如秦瑤此刻的心情。人生的邂逅大多浪漫,但浪漫也許有著各種味道,丁香般甜膩,百合般清新,也有苦蕎般澀澀……而對于秦瑤來說,這苦澀的浪漫來源于三個月前去北京培訓回來的列車上。那天,秦瑤正坐在臨窗的位置上看一本雜志,列車。。。

蒲公英的方向
陽江日報

最近秦瑤喜歡上一首歌《蒲公英》,“風吹過整遍山腰,蒲公英慵懶的笑,越過山,又穿過橋,蒲公英飄落墻角,疲憊的睡一個覺,那煩惱已被陽光蒸發掉……”五月的城市已有暑熱的前兆,晨起的陽光白花花刺人的眼。

剛剛下夜班的秦瑤,護士服還搭在手臂上,耳機里唱著這首歌,高大的法國梧桐把陽光分解成碎片,斑駁凌亂如秦瑤此刻的心情。

人生的邂逅大多浪漫,但浪漫也許有著各種味道,丁香般甜膩,百合般清新,也有苦蕎般澀澀……而對于秦瑤來說,這苦澀的浪漫來源于三個月前去北京培訓回來的列車上。

那天,秦瑤正坐在臨窗的位置上看一本雜志,列車播放歌曲戛然停止,緊接著播送一條消息說某車廂有旅客突發病情,需要救助。秦瑤二話沒說,放下雜志,立刻趕往事發車廂。經過近半個小時的按壓搶救,病人總算從昏迷中醒轉過來,圍觀的人一陣歡呼。秦瑤長出一口氣,有人遞上一方手帕,秦瑤接手帕的瞬間,看見那張陽光帥氣的面孔,微笑動人心魄,秦瑤只覺心頭一震,那聲“謝謝”說得便有些聲線顫動。

由于病人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秦瑤建議抓緊送醫。列車長決定在下一個小站暫時停靠,送病人去最近的醫院。由于還處在危險狀態的病人需要醫務人員跟隨,外加抬送,于是除了秦瑤的自告奮勇,還有另一個,就是遞手帕的年輕人。

一切安置妥當,在特意調換的去北京的列車上,秦瑤才知道此刻坐在面前參與救助的男生叫孟雨川。西北農大畢業的高材生,立志建設家鄉的有志青年。在他的眼中,言談里,他的故鄉黑龍江的一草一麥,一花一樹都那樣的美麗,充滿詩意,那片黑土地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美,令他忍不住對眼前溫柔善良的女孩說個不停。更令秦瑤驚奇的是,從莎士比亞到裴多菲,甚至保羅·柯艾略,他都能說出一二。這對喜歡文學的秦瑤頗有他鄉遇故知的好感與親切。

交談令人傾心,似曾相識直抵內心。朦朧的夜色在車窗外飛速滑過,增加了莫名的感動和說不清的思緒。夜已經深了,列車員在催促大家回鋪休息。座位此時有著如此令人眷戀的魅力,但秦瑤還是道了晚安,她不能在一個剛剛認識的男生面前突破女孩子該有的矜持。

剛剛登錄微信,孟雨川藍天白云,奔涌的江水頭像便闖入頁面,“我是孟雨川。”他的招呼簡潔,卻令秦瑤心兒歡跳。“我是秦瑤。”“早點休息吧,別怕,我就在你隔壁。”側壁輕輕被敲了一下。“嗯。”秦瑤也輕輕回敲,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嘴角一直上翹,彎成月牙,眼睛灼灼。

那一夜秦瑤失眠了。為什么失眠?秦瑤內心紛亂,像一樹杏花落,無法理得清。與孟雨川隔壁而臥,想到這一點,她無法安眠。

北京車站也許發生過許多美麗的分別,可是秦瑤還是覺得自己這種依依不舍有點可笑。她接過孟雨川遞給她的行李,開玩笑說:“你要一路向北了嗎?”“是啊。”他站在原地,并沒有要走的意思。“那么,再見吧?”秦瑤竭力使自己的笑容帶著俏皮,掩飾眸中的不舍。“再見。”秦瑤又笑了笑,總得有一個人先轉身,那個人應該是她。意識到這點,她轉身邁開了步子。然而一個想法突上腦際,他是否還在……回眸中晨光里他欣長的影子疊加在喧鬧的人群背景墻。“期待你能一路向北,秦瑤!”看見她回頭,孟雨川揮手大聲地喊道。她笑著再度轉身,留給他一個朝氣蓬勃的倩影。

從此她的微信里充滿著孟雨川的溫暖的海,她覺得自己的生活可以一日無飯,卻不可以一日沒有孟雨川的消息。

有一天,孟雨川說,“秦瑤,我現在害怕上微信。”“為什么?”“因為微信使我既幸福又痛苦。”秦瑤的問號刷上屏幕時,某種期待使她的心微微顫動。“幸福是我可以看到你,痛苦是屏幕這么無情啊。可見不可及的日子我真的忍到了底。”秦瑤看到了視頻里那雙大眼睛紅了眼圈。“告訴我,”她看到了眼光中的鄭重,“你可不可以一路向北?我的女人,她必須植根白山黑水。”

幾個月朝夕的微信相處,秦瑤知道孟雨川的夢想,知道他對故鄉那片土地的情感,也看到了他努力的成果,就在不久前,他們小組的冬小麥改良實驗還獲得了省里的特別科研獎。可是,現實在圓潤的夢想面前如此弱小和骨感。……秦瑤是典型的南國女子,生在南國,工作在南國,且不說自己現在也小有所成,就是父母又怎舍愛女遠嫁北國邊陲?何況還有她一直膽怯的寒冷。距離此刻不是美感,而是苦感。孟雨川,你的愛真的足以暖和北方寒冷的冬季?

秦瑤沉默了,她想考量自己,也考量對方。五天過去了,她看見孟雨川在微信里說,“我在等待一朵蒲公英,那朵我生命里遇到的,最美的蒲公英。”她明白孟雨川的表白與感受,可是在秦瑤允許之前,他絕不來騷擾。秦瑤的心在洶涌,愛情,從來沒有預設的場景,更不是一場預設好的旅行,沒有預定的方向才是愛情的本色,在還有激情為愛付出的年紀,珍惜一個祛除了物質,在靈魂上最欣賞你的人,為愛進行一場轟轟烈烈破釜沉舟的奔赴。

這也許才是孟雨川喜歡的蒲公英的樣子。

那個春日之后,秦瑤便決定了做那朵蒲公英,向著那溫暖的方向。

□ 陳柏清

展開閱讀全文

網友評論

更多>>

專題推廣

點擊右上角打開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給朋友
知道了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