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洲古村尋古樹
2019-03-29 09:33:33 來源:陽江日報

大洲村一角。陽西大洲村被評為“廣東省古村落”后聲名鵲起,我于去年慕名前往游覽過一次,本以為半天時間完全可以覽盡其古老與滄桑,哪知幾許殘垣斷壁、雕梁畫棟就讓我冥想,考究連連。至暮色降臨,才記起還有一片200多年歷史的古老銀葉樹林還沒來得及看個究竟。據資料顯示,銀葉樹為紅樹林的一種,在全球極為稀少,中國現只在廣東、廣西、海南和臺灣地區發現。據說,在廣東百歲以上樹齡的銀葉樹就數大洲村最多了。在大洲村,有著近120棵銀葉樹,其中百歲以上樹齡的不少于50棵。銀葉樹最為特別的地方是它的板根,位于樹干基部,呈翼狀...

大洲古村尋古樹
陽江日報

大洲村一角。

陽西大洲村被評為“廣東省古村落”后聲名鵲起,我于去年慕名前往游覽過一次,本以為半天時間完全可以覽盡其古老與滄桑,哪知幾許殘垣斷壁、雕梁畫棟就讓我冥想,考究連連。至暮色降臨,才記起還有一片200多年歷史的古老銀葉樹林還沒來得及看個究竟。

據資料顯示,銀葉樹為紅樹林的一種,在全球極為稀少,中國現只在廣東、廣西、海南和臺灣地區發現。據說,在廣東百歲以上樹齡的銀葉樹就數大洲村最多了。在大洲村,有著近120棵銀葉樹,其中百歲以上樹齡的不少于50棵。銀葉樹最為特別的地方是它的板根,位于樹干基部,呈翼狀伸展。銀葉樹的葉子如長卵狀,正面光滑翠綠,葉背密披銀白色鱗秕,銀葉樹由此而得名。

隨著“一睹為快”之心日漸強烈,在暖春的一個周六中午,我再次來到了念念不忘的大洲村。

恬齋公書室。

1 大洲村的建村始祖恬齋公也真會選地方:村前一望平原,理想的耕種之地;村后是織河,理想的灌溉之源。扎根于此,魚米何憂?在村與河之間,是一片密林,密林里遍布竹子和樹木,其中就有樹齡220年的雞蛋花和250年的古榕樹。富有傳奇色彩的銀葉樹林則位于密林的北面,依河生長,郁郁蔥蔥。

銀葉樹的板根好像一條條游動的大“帶魚”。

吸取上次“教訓”,這次我直奔主題。在村民老何的指引下,我很快找到了銀葉樹林的入口。入口甚小,僅容兩人進出,周圍荊棘叢生。我不由想起《桃花源記》中那入口,但愿我是幸運的“漁人”。

“仿佛若有光”,我即邁步從入口進去。放眼望去,一棵棵大小不一的樹木錯落在坑坑洼洼的濕地里,枝繁葉茂,千姿百態。來得正是時候,正午的陽光凸顯著強大的穿透力,如白刃般從枝葉間直刺到地面。但見地面上突現無數“牙帶魚”“娃娃魚”在游動,一個個光斑在它們身上跳躍,有如一個個眼睛在閃爍……我的心不由顫了一下。那些被陽光直射的,又像一條長長的飄帶;那些藏在荊蔓叢中的,更像一面彎彎的堤壩。噢,這不是我一直想一睹真容的板根么?板,真的很板!仿佛都給什么魔力壓扁了一樣。好在我預先查找過資料,否則我這“漁人”還以為誤進了魔界。哈——這“世外桃源”更像“星外桃源”吧?要不,地球上怎會有這樣奇怪的物種呢?

雞蛋花古樹。

2 我為“尋根”而來,自然重在看根、賞根、探根。只要一低頭,滿眼都是板根,扁平而結實的根,彎曲而柔韌的根,裸露而神秘的根……根根相連,根根不息。瞧,長在藤蔓叢中最大的那一棵銀葉樹,樹頭部連著三塊大板根,形如火箭的尾翼,厚如合十的雙掌,長達3米,高及我腰。三塊板根悠然地向外蜿蜒伸長,或彎如滿弓,或曲如蛇行,或扭如懸藤。大板根的兩側又長出數條小板根,大小板根與周邊其它的板根接連在一起,形成了一張龐大的根系網,彰顯著一種強大的抓力。物競天擇,進化而生,難怪歷經百年風雨,照樣巍然不動。再看它旁邊那四棵,多像四個健美猛男,粗壯的樹干遍布“二頭肌”,碩大的板根橫陳“三角肌”……要是哪天舉辦個樹木健美大賽,銀葉樹絕對力壓群雄斬獲冠軍。

我小心翼翼地挪著步子,生怕踩損了哪條根。走到哪看到哪,站著看,蹲著看,側身看,俯身看……像法布爾觀察昆蟲那樣看,像李時珍觀察藥草那樣看,在一棵棵銀葉樹下不斷地“刨根究底”。還好,終有所收獲——或許銀葉樹的板根是這樣長成的:銀葉樹剛長出的樹根和常見的樹根是一樣的,但灘涂上的淤泥很容易被漲潮或雨水沖刷掉,部分樹根就會裸露出地面,裸露的根就會在根的下側不斷生長,一直連接到地面,漸漸地形成了板狀。為了印證我這個“考究”,我即用手機上網查找資料,但很遺憾,關于銀葉樹板根具體怎樣形成的科普竟沒查到!我于是在兩條還沒長成板根的根那做了個記號,準備過一段時間再來看個究竟。

哈,也許我的“考究”不一定正確,但起碼離“真相”更進了一步。是的,只要用心觀察,誰都可以當“法布爾”!

百歲的古銀葉樹。

3 我這份專注,讓老何總以為我是哪里派來的植物學家,不時向我問一些奇怪的問題:“……我小時候,經常來這里捉魚,每當河水漫上來,魚都喜歡藏在板根那,你說板根會不會把魚圍起來吃掉?”“那時候……我看到這些樹也是這般大小,好像幾十年都沒生長的,這些樹不止200歲吧?”

給老何這么一問,我忽而想起《逍遙游》中的“大椿”:“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可誰又真正知道這銀葉樹以多少歲為春呢?我不由用力摸了一摸腳側下的大板根……大洲村的銀葉樹不正是漠陽大地上的“大椿”么?

哦不,這片漠陽大地上絕無僅有的銀葉樹林,甭說也是“鄉村旅游”中獨特而亮麗的景點。我忽而又想,要是像深圳壩光村或海南八門港那樣,在銀葉林中建一條觀光棧道該有多好啊!不過,剛才在入口外已見到竹林那在修建休閑小徑了,河邊那也建成了一段觀光棧道,況且老何說棧道很快就會修建到銀葉樹林中來。呵,到那時,想必會有更多游人前來“尋根”觀光、爭睹“大椿”之奇貌了。

大洲村路口。

村背古樹群。

林子里漸漸暗了下來,我知道太陽快要下山了,只好戀戀不舍地往回走。

再一次路過何氏宗祠,再一次仰見“恬齋公書室”。匾還是那個匾, 瓦還是那片瓦,梁還是那道梁,磚還是那排磚,墻還是那堵墻……銀葉樹的根還是那樣的根,這不都是濃濃的鄉愁嗎?對于當地的人們來說,留住古老印記,留住古樹板根,留住濃濃鄉愁,不管漂泊多遠,不管身處何方,但凡生于斯,都會牽掛這里的一切,因為他們深深知道,這里的一切都是他們的根!

文/圖   亮 亮 

展開閱讀全文

網友評論

更多>>

專題推廣

點擊右上角打開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給朋友
知道了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