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一座充滿異域情調的文化名城
2019-02-05 09:41:24 來源:陽江日報

哈爾濱太陽島旅游區正門。哈爾濱,別名“冰城”。我以為,公歷的12月底,哈爾濱已徹底進入冬季,會十分寒冷并能看到“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壯觀景色。故在出發之前,很認真地做著防寒的準備,并十分期待能偶遇一場南方罕見的紛揚大雪。然而,六天的期盼,天上竟沒有一片雪花飄下。幸好,冰城除了冰雪的誘惑,還有多元化的異域風情和古典建筑風貌,令我感嘆與雪無緣之余還有點意外的收獲。中央大街夜景。異域情調的中央大街哈爾濱素有“東方莫斯科”“東方小巴黎”之稱,到哈爾濱必須要逛街才能感受她的魅力所在,尤其是中央大街...

哈爾濱:一座充滿異域情調的文化名城
陽江日報

哈爾濱太陽島旅游區正門。

哈爾濱,別名“冰城”。我以為,公歷的12月底,哈爾濱已徹底進入冬季,會十分寒冷并能看到“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壯觀景色。故在出發之前,很認真地做著防寒的準備,并十分期待能偶遇一場南方罕見的紛揚大雪。然而,六天的期盼,天上竟沒有一片雪花飄下。幸好,冰城除了冰雪的誘惑,還有多元化的異域風情和古典建筑風貌,令我感嘆與雪無緣之余還有點意外的收獲。

中央大街夜景。

異域情調的中央大街

哈爾濱素有“東方莫斯科”“東方小巴黎”之稱,到哈爾濱必須要逛街才能感受她的魅力所在,尤其是中央大街,非逛不可。由于地理位置懸殊,相對南方其日照時間特別短,下午4點便要亮街燈了,才晚上8點,最熱鬧的中央大街已人影稀疏, 9點一過大部分店鋪開始關門,這恰好是溜達式欣賞街景的良機。

沿著1400多米的大街從南往北走,所見的幾乎都是歐式或仿歐式古典建筑,有16世紀文藝復興風格、17世紀巴洛克風格、18世紀折衷主義風格和19世紀新藝術運動風格等,據介紹整條大街的西式建筑有71幢之多,幾乎囊括了西方建筑史上最有影響的四大建筑流派文化藝術精華。建筑物裝飾除了大大小小的圓型穹頂、拱狀窄窗、石膏浮雕等,間中還有歐式古典路燈、雕塑、噴泉,這些異彩紛呈的建筑外飾在燈光的映照下,綻放著絢麗的光彩,與精巧光亮的“面包石”街面互相映襯,構成一條美輪美奐的西方建筑藝術長廊。很好奇這條集西方各時期古典建筑風格于一體的大街是怎樣形成的?這個疑問最后在參觀哈爾濱城市規劃館才找到答案。原來中央大街的歷史起始于19世紀末20世紀初,當時沙俄在東北修筑中東鐵路,讓松花江邊匯聚了大批運送鐵路器材的人和馬車,馬車自覺沿松花江邊走出一條土道,為便于管理,中東鐵路工程局將土道兩邊劃撥給散居的中國人建居,于是誕生了這條“中國大街”——意為中國人住的大街。中國大街誕生不久,就有眾多的外國人進駐經商,很快這里就成了東北部著名的商業街。隨著貿易的繁榮,經濟飛速發展,同時刺激了那些外國商人在此大興土木,并同期引入西方先進的建筑風格和建設規劃。至1903年中東鐵路建成,一條華洋雜處的商業大街也頗具規模,尤其在1924年經俄國建筑工程師科姆特拉肖克設計、監工鋪上了“面包石”(因其大小如俄式的小面包而得名),這種“面包石”外表圓潤、精巧、結實、光亮,據說當時的價錢都要一個銀元一塊,而整條大街約鋪有方石87萬塊,真正稱得上是“黃金”路面。1928年7月,中國大街正式改稱“中央大街”,也成為名副其實的中西方建筑博覽街。

經過百年的沉浮積淀,如今的中央大街每一座建筑都有一段歷史印記,并代表著一個時期經濟文化的發展進程,多元文化的交融,也使她彰顯著迷人的風情萬種。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來,城市發展日新月異,但中央大街的建筑格局始終沒有太大的改變,尚保持著一種俄羅斯情調,那些保留有外文牌匾的洋行、百貨、銀行、旅館、酒吧等,既古樸典雅又時尚奢華,褪光葉子的街邊綠化在寒風中更顯幾分斗士的魅力,讓人生發無限浪漫的遐想,要不是看見盡頭的防洪紀念塔,恍惚間還以為走到了異國他鄉。

建于1958年的防洪勝利紀念塔也是中央大街一景,由前蘇聯設計師巴吉斯·茲耶列夫和哈工大第二代建筑師李光耀共同設計而成,是為紀念哈爾濱人民戰勝1957年特大洪水而建。塔高13米,綴有古羅馬式回廊、浮雕等,塔身底部由11個半圓形水池組成,其水位即1957年最高水位標志。塔身浮雕描繪的是戰勝洪水的生動情節,塔頂的工農兵和知識分子形象,則是表現戰勝洪水的英雄形象。此建筑曾獲中國建筑業最高榮譽獎。

哈爾濱中央大街俄式店面。

古色古香的中華巴洛克風情街

除了中央大街,哈爾濱道外區還有一條保存相對完好的風情街也不能錯過。這里有成片“中式巴洛克”藝術風格的建筑群,其顯著特點是“前店后宅”的四合院模式,既可居住也可經商,外觀統一是清水磚墻、白灰勾縫,內為磚木結構、雕花圍檐,平面布局和功能是中華民族傳統式的,立面造型則是“巴洛克”式的,浮雕裝飾則以中式的蝙蝠、石榴、盤長、金蟾、牡丹等具有吉祥意義圖案為主,故稱“中華巴洛克”。這是我國勞動人民聰明才智的結晶,把“巴洛克”建筑風格融會貫通于中華民族傳統之中,做到中西合璧、獨具特色。這些建筑群的形成與中央大街同一時期,是伴隨中東鐵路的修建和哈爾濱民族工商業的繁榮而興起,富有中華特色又具有歐洲風情。

寒風刺骨的夜晚,走在這條燈光昏暗且冷清的街道上,即便三五成群,也揮不去那種孤獨的滄桑感。值得稱道的是,哈爾濱政府采取修舊如舊的原則,使街內還保留著原汁原味的哈市民俗風情,每間店面都有一副貼合經營性質的對聯。如:百年老店“紅江包子鋪”,店聯是“入席才曉百年魁元風味美,進門方知真傳紅江手藝高”;老字號“莊稼院”的店聯是“田園人家瓊漿美,莊稼飯館佳肴香”; “老范記”的店聯是“老道外百年店歷久彌新,闖關東三代人薪火相傳”……讀著這些古老的楹聯就能猜想一百多年前那繁盛的景象。現今雖已物是人非,但那古色古香的樣子依舊令人著迷,無論是古建筑的外觀,還是它的歷史印記,都有不少讓人驚喜的發現。聽說這里白天比較熱鬧,不但可欣賞到皮影戲、糖人、相聲等地方特色民俗風情,還可品嘗到當地獨具特色的美食。聯合國人居范例獎的評選專家和國際建筑藝術專家曾一致認為,哈爾濱老道外的中華巴洛克街區是唯一夠條件申報聯合國人居獎的街區,其歷史價值甚至超過了中央大街。

松花江落日。

冰清玉潔的太陽島

提起太陽島,不由自主就想起那首旋律優美的歌——《太陽島上》,這首由鄭緒嵐演唱的歌曲在上世紀90年代初曾風靡一時,也是因為這首歌,讓我“初識”夏天的太陽島且印象深刻。冬天的太陽島會是什么模樣?十分渴望見識她的“廬山真面目”。

太陽島坐落在哈爾濱市松花江北岸,屬國家級5A旅游景區,景區與繁華的市區隔水相望,遠遠看去有一座跨江大橋和一條過江索道連接。從市區新巴黎酒店“打的”過去不需半小時車程。景區正門迎面有一塊褐色大石,上書醒目的三個大紅字——“太陽島”。看簡介,太陽島四面環水,島內建有木質歐式別墅,設有亭橋樓閣、人造湖山、泉流飛瀑、各種自然生態園林保護區和文化設施等景觀,這些對我而言遠沒有那條結了冰的松花江更具吸引力,因此下車就直奔江邊。零下9攝氏度的松花江靜如處子,別有一番詩情畫意。河水結了一層厚冰,河邊上散落著一些零碎的冰塊,晶瑩剔透,讓人忍不住伸手去觸摸。試探著走在河面上,依稀可見冰層下的石塊甚至水草,所有船只及河邊的樹木幾乎都處于靜止狀態,只有索道上凌空的吊箱在緩緩移動,好像動畫片。從未見過冰河的我們,比第一次見到大海的人還激動,情不自禁地開心大叫,并像小孩般撿起冰塊向遠處投擲,小心翼翼地滑動雙腳,體驗著玩真冰的樂趣,要不是怕冰層不夠厚,真想從河的這邊滑過對岸去。

哈爾濱中華巴洛克的店面。

開心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還想多拍一段視頻,天已黃昏。為領略松花江的落日美,我們選擇坐索道返回。在索道上高空看落日,景致別樣的美,覺得夕陽的余輝都有種無拘無束的豪氣,五彩斑斕,活力四射,灑向天際、鋪滿江面,那態勢讓人覺得看一眼是福氣,看兩眼是奢侈。趕緊掏出手機拍拍拍,爭取拍下她每一秒鐘的變化,生怕錯過她最絢爛的瞬間。可惜,手機隔著玻璃,拍下的效果反差太大,而且就那么曇花一現,還沒到達對岸,那種雍容大氣的格局已悄然消失。不過,經歷過這動人的瞬間,我突然明白,旅行的意義不在于沿途看了多少風景,也不在于是否到達預期的目的,而在于旅途中心境的跌宕變化和動心的經歷。

文/圖   黃黎明

展開閱讀全文

網友評論

更多>>

專題推廣

點擊右上角打開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給朋友
知道了